主页 > L快生活 >《让告别成为礼物》:别对孩子说「他长眠了」或「离开了」,好好 >
《让告别成为礼物》:别对孩子说「他长眠了」或「离开了」,好好

2020-06-11


以年龄来看孩童对死亡的理解

我曾经在研讨会上遇见悲伤和死亡哲学家汤玛斯.艾提格(Thomas Attig),当时他正好在研讨会主讲悲伤的学习。他分享了一句话:「如果你长大到懂得去爱,你就懂得悲伤。」这句话对大人小孩都适用。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不会真的了解死亡代表着什幺,但他们仍然受到死亡的影响。举例来说,如果一岁半的小孩,失去了其中一位父母,他们不知道其中一位已经死了,但他们会知道他或她不见了,他们很想她/他。在这个时期,他们会需要回到日常生活,并且有其他对他们很重要的大人,依然在他们身旁。而大人们需要有耐心,让孩子们安心,知道自己仍会被好好呵护,好好爱着。

当孩子到三、四岁的时候,他们开始懂得,死亡代表着有重要的事发生在人的身上,改变了人的生活。通常他们还不理解死亡就是终点,他们以为人死了只是暂时离开,还会再回来的。这种信念多半归因于大人,大人常告诉孩子说「阿嬷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这个年纪的孩子还不太明白人终将一死,他们以为死是个不小心发生的事情,是可以预防或避免的。我的小姪子尼克似乎了解祖爷已经死了,可是他也仍然觉得,他还会再见到祖爷,虽然这种信念,是因为家中的宗教信仰,认为我们还会在天堂相见,但这也是因为这幺小的孩子还不能认知到,死就是结束。尼克的爸爸需要跟他解释很多遍,祖爷不是在睡觉,祖爷也不会出现在圣诞节或其他家族聚会,祖爷没有去旅行,他就是身体已经不行了,他已经死了。

到了五、六岁时,一个小孩对于死亡的完整概念,已经可以掌握到大部分,包含死亡就是终点,就是结束。他们知道一个人死后,是不会再回来了。虽然他们可能明白,死是永久的,但他们却觉得那只会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举例来说,他们的祖父母,因为阿公阿嬷们已经很老很老了。这个年纪的孩子还不晓得,每个人都会死,包括他们自己,有一天也会死,他们需要一位对他们很重要的大人,来回答他们许许多多的问题,让他们觉得安全。

当孩子长大到九岁与十二岁之间,他们对死亡的所有面向,应该都有完整的理解了。他们知道死亡是一切的结束,也知道死亡不可避免。而且,他们所爱的人总有一天都会死。在这个时期的孩子,会对临终的生理变化,提出挑战性的问题,而且也会对死后的身体何去何从,感到兴趣。他可能会喜欢阅读一些有关临终的书,也想要有机会跟医护人员聊聊,人死的时候究竟会发生哪些事情。

当一个人进入青少年时期,他们体认到有一天,他们自己也会死。也许是一种防御机制,也许是一种叛逆的表现,他们会装成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还会做出一些荒唐或危险的举动。青少年有时候会对死亡进行理性的探讨或将死亡浪漫化。当跟他亲近的人去世时,他为了保护自己,常常故意表现得不在乎,虽然他们完全了解死亡是怎幺一回事,但要经过很多年,他们才会深刻明白临终和死亡对他们的意义,以及他们在生命里终将扮演的角色。青少年会想办法将他们与死亡接触的经验正常化,在朋友团体中也反应良好,父母可能应该另外寻找一位值得信赖的、非权威性的大人,来跟青少年进行对话。

拆解迷思

关于孩童对临终和死亡的理解,我们的社会充满了迷思和误解,我们需要一一拆解:

• 小孩什幺都不懂:孩童其实很仔细的观察,他们信赖和亲爱的大人之间发生了什幺事情,这是他们学习的方法。他们会感觉到,周遭的大人有些改变。他们会开始发挥想像力,依他们的年龄而有所不同,而且他们想到的画面可能比实际的更可怕或更有害心灵,尤其是三、四岁的孩子,想像力更丰富。

• 孩子还太小:孩童其实很早就在学习临终和死亡,我们需要依照他们的年龄和成熟度来跟他们对话,但我们必须尊重他们的问题和好奇心,例如:当小鸟死掉的时候,就是一个教学良机,让我们就地取材,讨论这个主题。

• 如果小孩子不提,我们就不讲:有时候家长和大人想要保护孩子,不想让他们伤心,而孩童对于老人,心态也是一样。其实,孩子很有可能是在等待大人的允许,来说出对临终和死亡的想法。他们也想确认,爸爸妈妈是愿意讨论这个话题的。大一点的孩子,尤其如此。他们已经观察大人的世界很久了,他们知道在家人临终和死亡时该说什幺、该做什幺。

孩子们可能有很多问题,也可能只有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大致围绕着三个主题:原因、避免之道和照顾。他们会想知道,是不是他们本身或他们做了什幺事,才造成死亡。在五、六岁的年纪,他们会很担心,是他们的行为,让他们惹了「麻烦」。一直到九岁或十岁,他们经常烦恼自己也会「得到」之前死者的死因,然后也死掉。他们会想要被再三保证,自己是安全的。

而最后,他们也会问问题,想了解别人的死亡对自己会有什幺影响。孩子想要觉得安稳,不管是谁去世了,都还会有人照顾他们,大人会继续支持他们、扶养他们。

• 与其说错话,还不如什幺都不说得好:当我们用爱与尊重跟孩子说话,其实是很少会说「错」话的。沉默不说话对小孩来说,也是一种沟通传达。当我们打开心胸,谈论临终和死亡时,我们会让小孩知道,谈这主题是OK的,孩子可以觉得很安全,来跟我们聊一聊。

• 有一天自然会是「对」的时候:这些对话,从来都不是容易的、直接了当的,如果正好可以机会教育的时候,请好好把握。但有时候我们不能等到孩子自然发生好奇心,我们必须主动开始。

• 孩子经常在睡觉前才问大问题:对某些孩子来说,这是拖延战术,但对其他孩子,他们觉得躺在床上既安心又舒服,所以这是他们问问题的好时机。

当然,也有孩子什幺都不问的,他们会等信赖的大人先开始说。睡前的确是个聊天的好机会,因为感觉温暖又安全,可靠的大人可以开始这幺说:「最近家里发生很多事,你可能有很多疑问,有没有什幺要问我的呢?」如果小孩默不作声,你可以用正常的口吻,说出自己预期小孩会有的感受。「当我看到你妈妈生病,我真的很难过……」

• 小孩不应出现在临终者的床边:小孩子边看边学,我们如果正常地看待临终和死亡,让孩子探望我们所爱的临终者,陪在旁边,他们甚至可以做一些细腻的呵护工作,例如朗读,或带些心爱的东西来陪伴临终者。

当然,很重要的,第一次探访前我们要做好準备工作,大人要跟小孩解释,等一下会看到、听到,和闻到的东西,他们该怎幺表现,如果别人家庭或安宁病房/医院有「规矩」的话,要如何遵守。

• 我们需要保护小孩:我们若不跟小孩谈临终和死亡,我们不是在保护他们,我们能给他们最好的保护,是用温柔关爱的方式,给他们诚实的讯息,让他们安心的问问题,并表达情感。

• 最好等到确定要死的时候再说:如果我们一直拖延,有可能会来不及了,我们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把握机会,碰到适合的时间就可以开始对话。

• 小孩会迷上死亡:小孩会问很多问题,直到他们能开始有些理解。然而孩童也很容易被生活或其他正在进行的事物吸引而分心,他们能够比大人更容易且不中断地把临终和死亡跟日常生活接轨,我们有很多的地方要跟他们学。

我们会有这些误解,是因为我们想保护他们,我们有机会让下一个世代,比我们更能安然的面对死亡,如果我们能做到这点,他们会比大多数的我们,準备得更完善。

注意我们使用的语言

有时候,虽然我们出发点很好,但我们讲得很失败。我们出错的其中一点就是我们的用字遣词。我们用委婉的、而非直接和坦白的方式说话,来隐藏我们的不安,小孩听了经常很困惑,我们也等于教他这是个禁忌的主题,大人想要保护孩子是很正常的,我们不想要他们悲伤,也不想让他们经历临终和死亡的困难时期。然而委婉隐喻反而更模糊了我们的焦点,让小孩子感觉到你想隐藏祕密,其实对他们没什幺帮助。

请花点时间想想你过去可能用过的委婉词语来形容死亡,甚至回想一下你父母跟你说过的话——「回老家了」、「走了」、「不在了」、「去上帝那里(或其他宗教人物)安眠了」、「越过彩虹桥了」(通常用在形容家中宠物),也许是我们想隐藏自己的害怕,我们以为自己在保护孩子,让他们免于面对生命中残酷的事实——生命总会结束。然而我们必需克服自己的不情愿,应该要以清楚和诚实的方式跟孩子解释,直到孩子进入青少年时期,他们的想法都是具体的、黑白分明的,他们需要我们直接了当,即便我们觉得很冷酷尖锐。

以下是一些我们常用的字语,让我们得以与残酷的现实保持距离。我们自己知道这些委婉说词的弦外之音,但孩子却会觉得模糊不清:

• 走了:这个词最常被用来代替「死了」,它被广泛的使用,包括在学校里或教会里。大多数的成人当然懂得意思,但小孩子可能常常听不懂。

• 她去更好的地方了:大人用这句话是出于善意,它代表说的人相信死者到天堂了或死后转世了,也意指死者不再痛苦或难受。但对小孩而言,他们会觉得死了是去一个更酷的地方,那谁不想去「更酷」、「更棒」的地方呢?即便孩子能理解天堂和死后的概念,他们可能还是不明白或不能想像,有个地方比他们现在的地球好,胜过他们现在的家庭、朋友,和玩具。

• 「他只是在睡觉」或「他长眠了」:有些小孩本来就很难入睡,他们不需要善良的大人再告诉他们,那个死去的人只是睡着了。孩子在晚上睡前,期待自己明早还会醒来,继续平常的生活。如果我们跟小孩说,那个死去的人只是在睡觉,他们可能因此相信死去的人还会醒来,这是我们要承担的风险,或是他们会害怕万一自己睡着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 她离开了:很重要的,我们不能告诉小孩,当他们很爱的大人死的时候,只是离开了。这样会导致他们觉得自己被遗弃了,怀疑自己可能是死者离开的原因,或一直烦恼/担心死者为什幺要离开/或希望有一天死者还会再回来。无论小孩对这句立意良善的话反应如何,小孩子可能总是想不懂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做了什幺事,才让死者离开,他们也永远会想着,死者何时会再回来。

相关书摘 ►《让告别成为礼物》:如何留下你的数位遗迹?临终与死亡的网路礼节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让告别成为礼物:思索并学习与生命说再见》,健行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凯西・科特斯-米勒(Kathy Kortes-Miller)
译者:田若雯

现今,国人的平均寿命为八十岁,医药和现代科技拥有延长生命的能力,甚至有时候让人以为,死亡的过程,比死亡还要恐怖。因此,我们需要面对新的挑战,谁有权力决定我们怎幺死,何时死,现在都是问题。所以,在自己或所爱的人生病前,在悲伤、惧怕、否认将我们淹没前,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练习面对死亡这门功课。

当面对生命中无可避免的时刻,我们就可以开启跟所爱的人的对话,谈谈临终时,什幺对我们是重要的。让我们有机会为自己的死亡做準备,去完成任何心中遗愿,例如好好说再见,说声我爱你。

这本书不是什幺处方单,也不是要我们完成一份死前必做的事项清单,更不是告诉我们要做什幺,或者需要做什幺决定。而是在进行这样的深思熟虑后,会让我们更完整地拥抱生命,比较不会害怕与不安,死亡不仅只是一个医疗过程,人生这最后一程也需要拥抱情感及意义。

本书作者邀请你找回生命的主权,以下问题会帮助你开启这个过程:

为自已和亲人争取先进的照护政策如何与亲人讨论临终遗愿如何与孩子讨论死亡如何打造富同情心的职场为同事打气的实用策略如何与照护人员沟通亲人过世后如何安度家中的改变医疗协助临终(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MAID)的具体内容

这些对话一点也不可怕,而且还充满人生意义——以及了解自己和亲人想要的是什幺所获得的解脱。让告别成为礼物,由此而学习的信心和方法,来适应人生必经的历程,并从中成长。

本书特色

安宁疗护教育家兼研究者凯西.科特斯-米勒告诉读者如何以幽默及悲悯认识并改变对死有限的既有认知。直面仍被许多人视为禁忌的死亡话题,并探讨应该如何公开、坦诚地谈论这个话题。教导读者如何以有意义的对话讨论死亡及临终,以确保生命最后一段时日的生活品质。《让告别成为礼物》:别对孩子说「他长眠了」或「离开了」,好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