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与生活 >医疗如何变成尊爵不凡的商品 >
医疗如何变成尊爵不凡的商品

2020-06-19


近年来,关于「医疗崩坏」、「医疗商品化」等议题,已经逐渐获得关注。台湾医疗环境严重扭曲,医学中心之间上演着军备竞赛,彼此皆以崭新的科技与新颖的疗法,吸引大批民众前来就诊。于此同时,各大医院也发展出各种自费医疗,这些自费项目为医院带来了大把大把的银子。此外,近年来兴起针对上层阶级的「尊爵型」高端医疗服务,更是许多医疗集团彼此竞争的市场。这些发展无不是为了在医疗事业中赚取更多的收入。

1995年全民健保在台湾实施以来,原本应该落实的健康平等,如今却反而背道而驰。贫富之间可取得的医疗服务,如同两个世界般迥异。一般民众挤破头想在医学中心看诊的同时,有钱人却可以直接走入高额自费门诊,完全不需要等待,并且享受着较高级的医疗服务。

医疗商品化的现象已然形成,医病之间比起以往似乎也少了点「人情味」,这样的现象,也让不少人开始试图找回以往的医病关係。

回顾台湾医疗的发展,在中华民国政府迁台之初,台湾的经济尚未起步,医疗资源也十分匮乏。政府为了提供民众健康的服务,鼓励私立医院的成立,并且提供税制上的优惠。此后,私立医院在台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逐渐超越公立医院,佔据台湾医疗生态的要角。私立医院引进企业管理模式与财团资金,在医疗市场中得以快速的拓展。面对私立医院的竞争,公立医院也引进了同样的管理模式,将医院的经营企业化。

在这股经营模式的蜕变中,医疗院所的规模迅速地拓展,台湾的医疗技术也在这股潮流中开始逐步发展与进步。然而,管理的本质,必然包涵了收支与效率。熟稔于企业管理的经营者,重视帐面上的收支与资源使用效率,更胜于重视病患。对经营者来说,医院变得不再只是照护场所,同时也是一个营运的企业。

1995年台湾全民健保成立之后,这样的情形变得更加严重,健保的给付规则正式为医疗订下价格。当时初订的给付制度是论件计酬,并且以治疗为给付大宗,医师诊察费相较之下显得十分低廉。这样的给付规则,显示政府一开始就十分偏颇地,把医疗的重点放在实质的治疗上。

这样的政策反映了几个个问题。首先,以治疗为主的给付制度,显示了健保仍停留在二十世纪初「魔术子弹(按:指只要一服用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公卫观点。在二十世纪初期,主要的致死疾病是急性感染症,当时的公共卫生政策,是以提供普及性的药物治疗为目标,来防治感染性疾病。而后,心血管疾病与癌症,在二十世纪后期取代了感染症,成为了致死疾病的大宗。

这些新兴的现代疾病,与饮食、运动、吸菸等各种生活因素有关,而不再只是单一药物可以解决的问题。然而,我国的健保却仍停留在旧时的思维中,将重点放在提供高可近性的治疗,而忽略了卫教与生活介入。面对二十世纪末以来,以慢性疾病、心血管疾病与癌症为主的医疗生态,健保这样的政策方向显然已经过时。

其次,政府将全国医疗政策简化为「为病患提供治疗」,只关注在让民众能够取得药物及手术治疗上,而忽略了医师对病人的诊查、预防保健、卫教、病人的心理需求,以及医师对于病人的关怀等等,原本医病间应有的其他互动。

同时全民健保的独买制度,几乎垄断了医院的收入来源。经营者很自然会将重点放在健保给付的大宗,亦即治疗上,以赚取更多的营收。因此,医院的经营政策渐渐朝向以「提供治疗」为原则,医病间的互动不再受到重视,原本应有的互信与关怀也被抹去。同时当医疗成为了医院赚钱的业务,医疗也逐渐地市场化,变成各医院彼此竞争的市场。

这样的情形在健保实施总额管制之后显得更加严重。总额管制替健保给付设了天花板,使健保业务变得有「亏损」的风险。经营者面对健保业务潜在的亏损压力,便积极在健保业务之外,扩展收入来源,例如收费停车场,装潢堪比百货公司的餐饮街等等。

医疗如何变成尊爵不凡的商品
自费医疗成为医院的金鸡母,这些价格高昂的自费项目,能为医院带来为数可观的收入。图为达文西外科手术系统(da Vinci Surgical System)。

自费医疗如今更是成为医院的金鸡母,这些价格高昂的自费项目,能为医院带来为数可观的收入,成为了管理者大力推行的医疗业务。这些自费医疗,被经营者当成商品贩售给病患。医院也积极地作宣传,以更少的副作用、更好的疗效为招牌,吸引众多的病患甘愿为此掏出钱来。而医生在面临上头管理者与薪资的压力,往往也会妥协于医院的经营策略,鼓励病患选择这些昂贵的自费医疗。

随着医疗逐渐地市场化,医学中心之间也展开了军备竞赛,企图在医疗这块市场中佔有更多的位置。各医院纷纷引进了价格不斐的新型医疗仪器,打着先进的名号,吸引更多病人前来就诊。这些昂贵的仪器一来可以增加医院的自费收入,二来也能增加医院名气以吸引更多病人,这些投资更可以抵免医院的赋税,对经营者来说是百利无一害。

近几年来,各个医院集团纷纷瞄準高端市场,创立了高额的尊爵型服务,希望能在上层阶级的医疗市场中,赚取更多的收入。这样的高端医疗服务,无疑是把医疗当成高价商品在兜售。同时,这类的高额服务也显示了贫富之间的健康不平等。一般民众花很久时间,排队等着医学中心门诊的时候,有钱人却能享受快速又优质的VIP服务,这显然是健康的贫富差距。

在这些发展下,现在民众走进医院,看到的是精緻的美食街、自费医疗的广告、以及宣传着全额自费的高级服务。医院不再是单纯服务的机构,而是充满铜臭味的营利场所。

偏颇的健保制度,以及医院经营者的企业管理模式,使得台湾的医疗环境大幅地改变。医疗服务在这十几年来已经逐渐地市场化与商品化。健保在给付上,轻忽医病之间的关怀与互动,只重视治疗的制度,为医疗商品化提供一个绝佳的环境。而医院经营者的经营模式,过度重视医院营收,而忽略了医疗本应具有的福利性,终究让医院变成赚钱的营利事业,医疗也偏离了服务社会、以人为本的初衷。

所以,医疗商品化的发展,乃至于自费医疗的兴起,其实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发展出来的。笔者认为最该为这件事负责的,是健保制度,以及各医院集团的经营者。当医疗商品化的讨论逐渐热络,也越来越多人试着找回医病之间的人情味之时,希望政府可以听进这样的声音,着手修改健保给付制度。更希望医院经营者能够好好想一想,医疗的初衷到底是什幺,盼望他们能放下对营利的不断追求,而回归到以人为本的医疗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